投稿

文學

首頁  >  文學

童年的夏天

作者:朱喆  編輯:夏婕茜  來源:湖北大學報   發佈時間:2020/10/16

夏天的雨最是不講道理,剛吃過午飯,便一盆一盆地從天上潑下來,撞在房頂的瓦上發出叮叮咚咚的響聲。爺爺奶奶趕着將曬在院子裏的衣服收了進來。我坐在門檐上,盯着瓦縫間滑下來的雨水發呆———是不是雨也貪玩,所以一起跑出來玩了呢?“轟隆隆———轟隆隆———”,一定是雨的爺爺不高興了,在喊它們回家呢!我嚇得捂起耳朵直往屋裏跑,奶奶縫着爺爺的襯衫釦子,笑我膽子小。我不服氣,放出來的狠話卻被淹沒在又一陣雷聲中。

不一會兒雨便停了,太陽又高高掛在了天上,發出耀眼的光芒。空氣中的悶熱倒是消退了一些,院子裏瀰漫着一股清新的泥土味道。天空剛剛被雨水洗過,瓦藍瓦藍的,澄淨得好像湖水一般。門前的池塘裏水高了不少,荷花依然靜靜盛放着,有的花瓣上還掛着雨水,倒像是美人臉上晶瑩的淚珠。荷葉更加翠綠了,一片一片微微擺動着,彷彿是美人的裙襬。不時有幾隻蜻蜓穿梭在這水間的叢林裏,這羣小精靈一會兒在池面上輕點一下,盪出一圈圈水波,一會兒又停在荷葉上休息,戲弄池塘裏吐着泡泡的魚兒們,調皮得很。奶奶把竹椅搬到院子裏來準備小憩一會兒,毛茸茸的小貓咪慵懶地趴在她腳邊,爺爺不放心他的寶貝菜地,要去看看。而我早已被門外的景象所吸引,哪還有心思待在家裏?正巧隔壁的小夥伴跑來喊我出去玩,我跟奶奶打了聲招呼就往外跑,奶奶急忙囑咐了一句:“別弄髒了你的新裙子!”然而早都已經被我拋到腦後了。

剛剛下過雨,路上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水窪,我們便來比賽踩水坑。我提着裙子,在水窪裏跳來跳去,一邊努力把水花濺得更高,一邊小心翼翼地躲着別人濺起來的水花。踩了許久,大家都累了,也還是沒有分出來個勝負,反倒是弄了一身泥,於是有人便提議暫時“休戰”,玩“過家家”,一羣小孩子又跑着鬧着去那開滿野花的路邊收集“食材”了。路上撲一撲蝴蝶、嚇一嚇麻雀、捉一捉螞蚱、摘兩朵野花、抽幾支狗尾巴草,隨便你做什麼都行,在這裏你是自由的、無拘無束的。如果實在淘氣,不小心掐了別人家的菜花兒,或是踩到了菜地,扮個可憐、説幾句好聽的也就混過去了。向柔軟的柳枝借兩片葉子當作“魚”,向碧綠的池塘借兩片荷葉當作“盤子”,再摘幾個蓮蓬,用野花和狗尾巴草裝飾下,“菜”就做好了———當然,只有蓮蓬是能吃的。一本正經地瞎演一通之後,我們便圍成一圈在地上坐下,“殘忍”地扒開了蓮蓬,剝下嫩嫩的蓮子,扔進口中。蓮子嚼起來脆脆的,甘甜中帶着一絲清苦,這味道縈繞在舌尖,天氣好像也變得沒有那麼熱了。休息夠了,我們站起來,拍拍屁股,商量着去玩捉迷藏。遠處的稻田裏是滿眼的碧綠,一眼望不到邊,微風輕輕一吹,便翻起一層層的浪,稻子長得又高又密,最適合我們捉迷藏了!去稻田的路上遇到了挎着一籃子菜回家的爺爺,我有些口渴,就問他要黃瓜吃。爺爺把黃瓜掰成幾截,給我們每個人都分了一截,又摸了摸我的臉説:“又把身上弄髒了吧?看你回家你奶奶怎麼説你!”哎呀,糟了!剛才玩得太高興了,完全忘了我穿的是新裙子啊!唉,算了,反正奶奶心軟,回家老老實實挨一頓罵,再撒個嬌就沒事了!我對着爺爺做了個鬼臉,就跟着小夥伴們一起跑進了稻田……

太陽在天上掛了一天,也累了,於是便慢慢爬下山去。村裏的屋頂飄出了裊裊炊煙———這便是家裏在叫我們回去吃飯了。我們也玩累了,互相道了個別,就各自回家了。還沒到門口呢,就聞到了屋裏飄來的香味。打開門,奶奶正在榕樹下的石桌上擺碗筷,我自知犯了錯,趕緊跑過去賣乖:“奶奶,我來幫你!”奶奶一抬頭,看見我的衣服,果然又開始嘮叨了:“你看看你,又把衣服弄髒了!臉上灰一塊白一塊的,跟只小花貓一樣!”“小花貓多可愛呀!”我抱着奶奶開始裝可憐,“奶奶你就別罵我了,我玩了一下午肚子好餓呀!快點開飯吧!”“先洗手去!下次要小心啊!”奶奶無奈地説道。“好嘞,奶奶最好了!”我露出一臉得意的笑,去井口洗了個手。菜都上桌了,一家人圍坐在石桌邊,開始吃飯。晚飯照舊是香噴噴的鍋巴粥配上爺爺醃製的爽口小菜———這樣的飯我是吃多少次都不會膩的。喝着粥,我又盯着天上的雲彩看了起來:“爺爺奶奶你們看!那邊那朵雲像不像大黃狗?”奶奶遞過來一個剝好的雞蛋:“像,你慢點兒吃,小心燙着。”爺爺説這叫火燒雲,可以變成很多種樣子。看着天上的雲一會兒變成乖巧的小貓,一會兒變成兇猛的大老虎,一會兒又像是軟綿綿的棉花糖,一會兒是粉色,一會兒又是紫色,我漸漸入了迷……

吃過晚飯,家家户户搬出竹牀來,躺在院子裏,有一搭沒一搭地説着閒話,一整天的疲憊,都在這夏夜的微風裏被驅散了。奶奶在我旁邊扇着一把很舊的蒲扇,順便也趕一趕蚊子。我只顧着數天上的星星,一顆、兩顆……彷彿鑽石一般嵌在黑色的幕布裏,讓我想起了鄰居家的哥哥教的童謠:“一閃一閃亮晶晶,滿天都是小星星……”它們也和我們一樣在納涼嗎?天上那麼黑,它們會不會害怕啊?如果它們淘氣弄髒了衣服,會不會也被罵呀?我的腦袋裏總是裝着很多奇奇怪怪的問題。

大家都有點困了,説話聲慢慢小了下去,奶奶搖着蒲扇的手也越來越慢,逐漸放了下去。只有那樹上的知了還不知疲倦地叫着,池塘裏的青蛙也開始應和着它,蟬鳴和蛙鳴奏成了一支夏夜的催眠曲。我也有點支撐不住了,在這夏夜的恬靜與愜意中漸漸進入了夢鄉……

(作者系2019級編輯出版學專業學生)

相關文章:
讀取內容中,請等待...

最新導讀

新聞排行

圖片新聞

版權所有©湖北大學 2016 湖北大學黨委宣傳部 地址: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友誼大道368號
郵政編碼:430062  鄂ICP備05003305    圖標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204號

 


  • 微信

  • 微博